多家公司大股东自身难保 红塔资产19亿资金回收

2019-06-22 12:34:47 围观 : 191

  多家上市公司(原)大股东自身难保 红塔资产近19亿资金回收遇阻

  郝嘉奇,夏欣

  深圳市红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塔资产”)最近烦心事儿不少,最头大的是公司18.87亿元资金在回收过程中遭遇各种难题。

  6月13日至14日,红塔资产与中超控股(002471.SZ)及其关联企业对簿公堂。红塔资产曾作为通道,借款5亿余元给中超控股关联企业。中超控股提供了担保,且借款发生逾期。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此外,红塔资产追讨*ST刚泰(维权)(600687.SH)大股东的8起案件也到了执行阶段。但随着近期*ST刚泰股价大跌,红塔资产想要收回投资难上加难。

  与此同时,红塔资产起诉*ST中安(维权)(600654.SH)控股股东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汇志”)等公司的案件迎来判决。中恒汇志等需向红塔资产支付股票收益权回购款7.9亿元。然而经营风险和司法风险交织的中恒汇志,能否还上巨款也要打个问号。

  上市公司担保无效?

  2016年8月8日,红塔资产与华商银行深圳分行签订协议,委托后者办理贷款业务,按照前者指定的贷款对象、用途、金额、期限、利率等代为发放并协助回款。同日,红塔资产、华商银行深圳分行与凯业贸易签订《委托贷款借款合同》,向凯业贸易发放贷款5亿余元,后者仅偿还了部分利息及本金2900万元。

  广东省高院于2018年11月20日立案,原告为红塔资产,被告为凯业贸易等。2019年3月13日,原告申请追加中超控股作为被告。

  此外,红塔资产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中超控股名下价值人民币5.95亿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法院冻结了中超控股名下农业银行徐舍支行银行账户中的一般结算账户。

  不过,对于上市公司担保的有效性目前尚不可知。中超控股证券事务代表此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公司向法院提交了材料,《担保函》上有黄锦光的签字,他当时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日期为2018年8月2日。但《担保函》上公章的真实性需要法院查验并认定。她还说,凯业贸易无力偿还相关债务。

  中超控股6月4日公告,公司中国农业银行徐舍支行账户被冻结,系前董事长、前实际控制人黄锦光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并通过,涉嫌私刻公章,以公司名义为其关联企业广东凯业贸易有限公司2016 年债务提供担保所致,公司是否需要承担担保责任最终需以审理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书为准。

  华商银行深圳分行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行作为委托贷款受托方,合法合规并严格按照委托贷款合同约定及委托人指令执行,借款人生产经营情况由委托人自行监督,委托贷款项下的担保人及担保方式由委托人确定。就本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而言,我行仅为本案第三人,仅为配合案件审理,有关案件情况请直接向相关方了解。”红塔资产方面则拒绝接受采访。

  神秘的浙江汇通背后实控人

  红塔资产此前设立了“汇通刚泰股权投资基金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等产品,受让*ST刚泰前两大股东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刚泰矿业”)、刚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刚泰集团”)持有的*ST刚泰股权。

  由于资管产品到期后,刚泰矿业、刚泰集团没有回购,红塔资产向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作出拍卖决定,拍卖涉案股权。涉案金额高达5.97亿元左右。但随着5月30日拍卖流拍,红塔资产能否收回投资难料。

  刚泰集团一位不具名人士对记者说,流拍的原因有可能是定价较高。另据记者了解,目前*ST刚泰每股股价不到2元,上述拍卖的起拍价却高达5元/股。据悉,起拍价是由红塔资产和被执行人议价后确定的。

  拍卖辅助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市场价格与定价差距较大,理论上不存在竞拍者。流拍后,要看红塔资产有无意愿继续拍卖,如果二拍,起拍价可能会降低一些。

  刚泰矿业、刚泰集团已将融资款,用于投资浙江汇通刚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浙江汇通”)。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浙江汇通的实控人疑为红塔资产。浙江汇通由刚泰集团、红塔资产、北京汇通融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通融致”)和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其中管理人为汇通融致和刚泰集团,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刚泰集团。

  这笔交易的细节外界知之甚少。浙江汇通也显得较为神秘。例如,浙江汇通没有披露2018年年报,其披露的2017年年报只公示了其通信地址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东洲街道黄公望村公望路2号,未公示电话、从业人数、资产状况、社保信息等。不过,记者通过查阅浙江汇通的工商资料,发现了一些细节。

  浙江汇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刚泰集团,登记机关为杭州市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成立日期为2016年4月22日。目前这家企业为存续状态。

  红塔资产是浙江汇通的四家合伙人之一。它虽不是执行事务合伙人,但也需承担有限责任。

  浙江汇通有一条司法协助信息。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冻结了被执行人刚泰集团持有的、浙江汇通价值12亿元人民币的股权。不过,这12亿元有没有实缴到位,工商系统并未显示。

  刚泰集团借用了红塔资产5.97亿元出资这家企业。也就是说,刚泰集团认缴出资的12亿元中,有一半借用了红塔资产的杠杆。

  从浙江汇通的详细出资比例显示,红塔资产是浙江汇通的实际控制人。

  启信宝相关数据显示,在浙江汇通的认缴出资比例中,红塔资产认缴40亿元(占66.67%),刚泰集团认缴12亿元(占20%),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缴7.99亿元(13.32%),汇通融致只认缴了100万元。

  红塔资产为何要与刚泰集团“合伙”,数十亿元出资能收回多少?记者联系到红塔资产综合部、风控部、法务等相关部门多名工作人员,均拒绝接受采访。

  为中国华融接盘?

  记者联系到红塔资产一名业务人士。她说,2017年公司集合产品较多,但没有集合产品在发行,目前做的是定向产品,对特定的客户销售,考虑到项目安全性的问题,不对外募集。她还说,公司产品以事务类为主,例如通道业务;投资范围以债权为主,股权和债权的比例为三成、七成。

  记者登录红塔红土基金公司官网发现,红塔资产“在售产品”一栏只更新至2017年11月。

  记者注意到,在上述资本运作中,红塔资产与中国华融(02799.HK)也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

  红塔资产向浙江汇通认缴40亿元(占66.67%),刚泰集团认缴12亿元(占20%),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缴7.99亿元(占13.32%)。

  值得注意的是,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华融的全资子公司,是一家私募基金管理人。

  中国华融的另一个身份是刚泰集团的重组顾问。中国华融浙江省分公司曾与刚泰集团签订《企业重组顾问服务协议》,拟帮助后者债务重组、引入战略投资者。(详见《中国经营报》2018年10月22日报道《发力重组顾问服务 中国华融回归不良资产主业》)

  此外,在中超控股一案中,向中超控股借款的实际是中国华融广东省分公司等主体。2016年8月8日,中国华融广东省分公司等主体与红塔资产签订合同,由前者作为资产委托人,委托后者投资运作及管理资产。红塔资产随后委托华商银行向凯业贸易发放贷款5亿余元。

  记者曾询问华融广东分公司此事,工作人员表示需请示,之后再无回复。

  2016年7月27日,中国华融浙江省分公司与红塔资产签订《资产管理合同》,约定中国华融将委托财产交付资产管理人红塔资产进行投资管理。

  2016年8月,红塔资产与中恒汇志等签订《股票收益权转让合同》,约定以“云中资管计划”委托资金7.9亿元受让中恒汇志持有的*ST中安5910万股收益权,中恒汇志等到期回购,并按7%/年的标准支付利息。

  中恒汇志是*ST中安实控人,持有其41.15%股权(5.28亿股)。北京快三官网之后,*ST中安股价触及平仓线,但中恒汇志等未按约追加保证金或质押,也未能回购。

  2017年5月4日,中国华融浙江省分公司与红塔资产签订《资产管理计划份额转让协议》,约定红塔资产以7.9亿元受让中国华融在“云中资管计划”中持有的全部份额。

  红塔资产遂起诉中恒汇志等,法院判决中恒汇志等支付股票收益权回购款7.9亿元,红塔资产优先受偿*ST中安5910万股。

  在本案中,红塔资产替中国华融接过了这个“烫手山芋”,中国华融得以全身而退。红塔资产此番“义勇”行为令市场诸多不解。

  为了解中国华融和刚泰集团等公司的具体合作细节,记者曾致函中国华融总部采访,其回函称:“合作处于初期阶段,有关事项涉及刚泰控股上市公司的商业秘密,暂不宜对外披露。”

  目前*ST中安股价仅为1.74元左右/股,5910万股市值1亿元左右,远低于7.9亿元。中恒汇志作为失信被执行人,能否清偿7.9亿元也要打上问号,由此可见,红塔资产的追债之路还很漫长。